譚嗣同被慈禧用鈍刀處刑,慘不忍睹,圍觀群眾卻在旁看戲發笑

英國著名詩人、戲劇傢莎士比亞曾說:”生存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人從生下來就註定死亡,在人間掙紮的幾十年中,生存還是死亡,一直是人心中過不去的坎。人活到極致,便想求長生,如秦始皇東海求長生不老藥。但也有人,活到極通透,願意用自己的命換取大義。

清朝是我國封建社會的最後一個朝代,是少數民族政權的朝代。提起清朝,有人們贊嘆的康乾盛世,卻也有令人扼腕嘆息的”文字獄”與閉關鎖國。清朝前期確實湧現瞭極多的賢明帝王,如康熙、雍正、乾隆等。

然而清朝減緩瞭我國的發展速度,漢唐時期我國是領先世界的大國,而到清朝末年,經濟與科技實力的巨大差距讓舊中國淪為列強爭相搶奪據為己有的私人寶庫。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是愚昧的,總有人能在危急時刻站出來,敢於對上位者提出意見,意圖拯救現狀。

公車上書,改革救國

清光緒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甲午戰爭清朝戰敗,清政府再次簽訂瞭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此前幾十年間清朝在對外抵禦侵略的戰爭中屢戰屢敗,所接連簽訂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璦琿條約》等早已讓百姓不堪重負,而仁人志士也對這些喪權辱國的條約痛心不已。

於是在又一次不平等條約簽訂後,康有為同梁啟超二人,召集瞭六百餘名舉人,組成維新派,洋洋灑灑一萬八千字”上今上皇帝書”,呈到光緒皇帝案前。”下鼓天下之氣”,對下鼓舞天下的士氣,不要讓戰爭的失敗打敗瞭我們的民族自信心與自尊心;”遷都定天下之本”,北京已經受到瞭西方文化的侵略,且處於海岸線附近,一旦失守將無險可守,而剛剛失敗的甲午戰爭證明海軍並非那麼可靠。

“練兵強天下之勢”,接連失敗的戰爭真實地反映瞭國傢的戰力孱弱,若是不能在軍事上取得優勢,面對戰爭也不過是垂死掙紮,因此以加強練兵鞏固軍事實力,保證大國地位;”變法成天下之治”,前三項隻是權益之策,是國傢危難時期需要緊急采取的措施,並非長久之策,中國的封建王朝發展瞭幾千年,面對西方崛起的資本主義,封建王朝的一套已經不再有優勢,反而是腐朽的制度拖垮瞭中國的發展,因此應敢於變法維新。

雖然”上書”被清政府拒絕,因為當時的皇帝雖然是光緒帝,但實際掌權者確實慈禧太後,是舊封建貴族利益的受益者與維護者,”上書”內容嚴重損害瞭舊貴族的利益,因此註定不能同意。

大樹難撼,蜉蝣亦要以身殉道

但讀書人大都有著不屈的氣節與恒心,否則不會十年寒窗。維新派以”變法圖強”為口號,在北京、上海等地發行報紙,宣傳維新思想。譚嗣同就是其中一個。新思想迅速傳播,社會上的人深受鼓舞,在清政府的統治下引起瞭巨大的反響。此時,維新派正式走進瞭政治舞臺,開始瞭持續百日的”戊戌變法”,亦稱為”百日維新”。

雖然面臨舊貴族的阻撓,很多措施上已經有瞭一定的退步,可就是有這樣的人,將個人利益放在國傢利益之上,先前的妥協不過是為瞭堵住悠悠眾口,當變法真正開始,利益受到觸碰,舊貴族的反噬也隨之湧來。

清廷已經從人心上腐朽瞭,所謂的”洋務運動””戊戌變法”不過是想臨時鑄就一個看起來堅固實則不堪一擊的外殼,包裹住腐朽的內裡。維新變法很快失敗,維新派遭到貴族的”圍剿”,康梁等人徹底灰心,為躲避殺身之禍,遠走他鄉。

而譚嗣同,心中的志氣不消,他憤怒,他不甘,他好不容易打開瞭這混沌時局的一道口子,好不容易有機會改變現在國傢的屈辱地位,就這樣失敗瞭嗎?

長存心間,是君子亦是英雄

譚嗣同知道,是長達百千年的封建社會讓人心愚昧瞭!僅僅是舊貴族在阻撓嗎?不,不是,是當下的百姓沒有救國圖存的意識,長久的閉關鎖國讓國人夜郎自大,面對外部的侵略被打的措手不及,喪失瞭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人若是自己願意跪著,無論怎樣也沒辦法讓他們站起來。

譚嗣同身上的血液仿佛都被點燃瞭,他不走,不走!他要用自己的鮮血為這時局祭奠,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和不屈的信念喚醒愚昧的國人,他不相信這個曾經強大而自信的民族就此沉淪於奴性中,他不相信這世間沒有清醒的人。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漢代史學傢司馬遷如是說。如果他走瞭,便是他承認現狀無法改變,時局無法挽回,漂泊國外,深處異鄉,死時孤零一人,屍骨難回故土,靈魂難以安息?

他不願意!他不願做”鴻毛”,他要做重於泰山之人,敲醒所有中國人的鐘,告訴他們”寒冷寂寞的生,不如轟轟烈烈的死”,人與動物的區別,在於心中的義。古來變法者眾多,春秋戰國,亂世爭雄,秦國身處貧瘠土地卻能在其中迅速崛起,成為戰國七雄中最後的贏傢,”商鞅變法”當居重中之重。

然而變法總是要損害大勢力者的利益,流血犧牲也在所難免,商君為秦國殫精竭慮,將秦國的綜合國力推至頂峰,最終落得五馬分屍的”車裂”結局。變法若成功,慈禧便從清政府實際掌權者變成瞭一個普通的太後,因此她絕對不允許有人觸碰她的逆鱗。

譚嗣同等”戊戌六君子”決定以身殉道,慈禧絲毫沒有感觸,她對這些妄圖掠奪自己權力的讀書人恨之入骨,全然沒有瞭面對西方列強時的軟弱無能。六君子被判以斬首之刑,用大將軍刀執行,這種刀十分鈍澀,會給被行刑者以巨大的痛苦與屈辱。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譚嗣同在刑場上發出最後的吶喊,妄圖喊醒臺下圍觀的群眾。然而這些圍觀的人們並不知道臺上的犯人是誰,為何而死,隻是為瞭看熱鬧而來,甚至發出瞭笑聲。

不知譚君赴死前,看見這些麻木的人愚昧的笑,可否會覺得有一絲悲涼?本應精彩的人生,為瞭這個國傢早早就義,雖沒能叫醒愚昧的人,卻喚醒瞭更多有志之士的勇氣,此後仍有無數人在為拯救中國而接連站起來,譚嗣同的犧牲是有意義的!如今生於和平年代的我們,一定要記住先人為瞭今天的安樂所付出的鮮血與生命,時刻警戒於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