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拳打我脸颊,我满嘴是血」 勒喉、强迫裸体、性侵……为夺牌不择手段!人权观察揭日本体坛「虐童」乱象

2020东京奥运因疫情延迟举行。(美联社)

2020东京奥运因疫情延迟举行。(美联社)

人权观察在20日发表的最新报告中指出,日本未成年运动员在体育训练中遭到身体、性和言语的虐待,导致情绪低落、自杀、肢体障碍和终身创伤。日本主办的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奥运会)暨帕拉林匹克运动会(帕运会)预定在2021年7月23日开幕。

这份67页的报告,《『我被打过数不清多少次』:日本未成年运动员被虐待》,记录日本体育界的体罚史,发现儿少体育虐待问题普遍存在日本中小学校、体育协会和竞技体育。透过访谈和全国线上民调,来自50多种体育项目的日本运动员报导了各种虐行,包括拳击脸部、踢踹、用球棒或剑道竹剑等物品殴打、不准喝水、勒喉、以哨子或球拍抽打以及性侵和性骚扰。

「几十年来,众多日本儿童在夺牌获奖的名义下忍受粗暴殴打和言语虐待,」 人权观察全球倡议主任沃登(Minky Worden)说。 「当日本正在为2021年7月主办奥运会和帕运会作準备,全球目光为这一代人提供了一次难得机会,透过改革日本和世界各地的法律与政策,保护千千万万未成年运动员。」

人权观察记录了超过800名前未成年运动员——包括奥运会和帕运会——的亲身经历。调查参与者来自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的45个,分属50种不同体育项目。人权观察同时还监看日本媒体有关体育界儿童受虐事件的报导,联繫各单项运动协会以评估其申诉热线的可用性,访谈学者、记者、父母和教练,并会见政府官员和体育协会干部。

2013年,当日本还在争取2020奥运会及帕运会主办权,一系列知名竞技运动员受虐案件的影片,加上数名未成年运动员自杀,促使各主要体育部门为体育界儿少保护的必要性大声疾呼。 2018年,爱知县某中学棒球队教练多次对球员掌掴和拳打脚踢的画面流出。影片中,这名教练至少把五名青少年球员打得踉跄后退。

公众的愤怒推动了多项重大改革,例如设立举报虐待的电话专线。然而,人权观察发现,相关改革均属无拘束力的「指导原则」而非硬性规定,改进的步调不一且缺乏监督,而且并未强制通报虐待案件或统计数据。

这种虐待行为违反日本的反虐童法律、国际人权标準以及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保护运动员的规章。

人权观察发现,体育界虐待儿童的现象在许多社会层面仍获认可且司空见惯,年轻运动员很难对教练或官员提出申诉。人权观察指出,施加虐待的教练通常都能继续执教,很少受到校方或协会给予处分。

「日本各项体育协会可以自行设立查报虐待和施虐者的制度,但许多协会刻意不予闻问,」 人权观察日本分部主任土井香苗说。 「儿童因此面临不可接受的风险,运动员及其父母几乎无法对享有权威的施虐者提出检举或寻求赔偿。」

12全文阅读